关于一切我喜欢的、我在乎的、我爱的。

密友

爱他们的时候我们都像条狗:

睡不着,随手瞎按。

一句话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L在四十三岁生日的当天宣布息影。

这件事不仅震惊了圈里的人,就连远在新西兰度假的W都听说了。

和L合作过的几个导演纷纷表示遗憾,L谢绝了所有采访,一个人躲回了沈阳老家。

没人知道L到底在想什么,这些年他过的太随心所欲,到现在还未成家的他似乎也是有权这样去做的。

他躲回沈阳没多久,W居然就回国了。

W自结婚以后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算是为了L回来的。

2月份的沈阳还是冷的要命,L整日躲在家中。不与人联系,也不出门。

W回国就直奔沈阳,俩人在L家中见到。

W结婚以后一直久居在国外,他曾和L约定过每年元旦L都要去国外和他共度新年。可是后来随着L演戏的不稳定,这个约定慢慢的也就被遗忘了。俩人上次见面,还是在三年前元旦。

W问L为何突然如此,L沉默不语,半晌说了一句,累了。W也不知道是懂不懂,点点头说,是该歇息歇息了。成个家吧。

谁也没想到一向风流成性的W少爷会在29岁时宣布结婚。结婚的对象不是网红嫩模,也不是家世相当的大小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八卦媒体铁了心要挖出点什么,最后也只挖出俩人居然是在W少爷出国旅游时认识的,那个女人,当时在W居住的酒店附近的7—11工作。甚至当时还不知W的身份。平常家庭出来的女子,没什么可深挖的。

W结了婚以后果然安静了许多,收起了年少轻狂的样子变得成熟而稳重。八卦拍到与她一起出行俩人也是恩爱有加。孩子出生以后,W将事业的重心放到了国外,电竞公司开的风生水起。

L也过的不错,在三十岁左右的那几年里凭借着几部戏拿到了金马影帝不说还得了国外某个知名电影节的提名。虽最后未能得奖,但对他来说亦是足够。与他事业一般风生水起的还有他的私生活,人人都说他与W好似换了灵魂,W愈发低调,他却愈发高调。总有八卦记者拍到他与那些女明星的亲密照,他也承认过几次恋情,可都是无疾而终。直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

W问起L以后要做些什么,L只说没想好,不过想做幕后之类。俩人还照例做了一桌子的菜,开了几箱的沈阳老雪。L听着W这些年来的事,从公司的大事小情到妻子儿女的点点滴滴,生活平淡而幸福。

W在国内也没有呆了很久,第四天便匆匆忙忙的飞回去了。

L开车从机场往回开,机场距离他家挺远。L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法开回去了,索性停车在一旁,坐在路边抽烟。

L一直标榜自己是个直男,比自己腿还直的那种。他一直觉得他和W是那种可以好到一辈子的哥们儿,虽然事实也是如此,可是当他第一次听W提到结婚时心还是不清不楚的痛了一下。尤其是当他看见W的未婚妻居然只是个普通女子时他居然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起W结婚的前一晚他们为W举办的单身派对。W睡熟以后自己坐在床边轻声说的那一句话。或许这世上,除了自己,也无人知晓自己的那点心思了吧。

自己这么多年也兜兜转转谈了几次恋爱,也不是不能和女人恋爱。只是最后都无疾而终了而已。

抽完那只烟,L起身拍了拍身上,开车回家。

两年后的L再次在得奖却也不是影帝了,而是最佳导演与编剧。自编自导的第一部戏大获好评。虽涉及同性之恋而未能在大陆顺利上映却在港台与国外票房口碑起飞。

各路媒体纷纷猜测故事的原型为谁,可是L缄口不谈。

与L拿到最佳导演与最佳编剧奖而来的消息是L终于准备结婚。新娘是L多年来的助理,陪伴在身边十几年,也算是苦尽甘来。

没人知道也没人记得曾发生过什么。



番外:

W坐在飞机上,pad里播放的是L的自编自导的那部电影。

这次继他上一次回国已有两年,这次回国是为了参加L的婚礼。

他记得两年前自己对L说该成家了。现在L真的成家了,自己的一颗心算是安定下来了吧。

自己从什么时候面对L开始觉得心虚,W已经记不得了。他心虚也只不过是因为对方把他当做好哥们儿,而自己却好像动了别的心思。无法面对那种心虚感,他选择了逃避,和一个普通人结婚。

婚后的生活简单,他有时觉得自己那时不过是错觉。可面对L时心虚感却丝毫未减少,他索性定居在国外,又一次选择了逃避。

L每次和女人谈恋爱他都庆幸自己做的对。他舍不得L这个好友。这个距离刚刚好,不会得到,也不会失去。L现在结婚了,他也由衷的为他开心。他希望他幸福,真的。

他盯着pad的屏幕,屏幕上男二正在熟睡,男主坐在床边,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男二听。

空姐恰在此时过来询问W是否需要饮品,W只好暂停。待W要了一杯矿泉水重新点开pad听清楚那句台词时,W突然就红了眼眶。

屏幕上的那个男人说,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评论
热度 ( 17 )
  1. 柒夫人一一是个好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

© 柒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