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切我喜欢的、我在乎的、我爱的。

写给 德拉科·马尔福(Draco Malfoy)

谨以此文,献给永远高贵的马尔福。

 

    你是个马尔福。永远高贵的马尔福。不会为任何人放下自己自尊的马尔福。你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给你起名为德拉科,象征着火龙星座。你是马尔福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你是一只小龙。

    你淡金色的头发,尖锐的下颚,苍白的肤色象征着你的纯血统。你高昂的下巴,轻蔑的眼神,傲慢的语气象征着你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你是一个巫师,纯血统的巫师。

    从小你受到的教育,使你对麻瓜充满鄙夷,对混血更是厌恶。你对韦斯莱家的罗恩以及赫敏·格兰杰总是恶言相向。你是个斯莱特林,像你的院长一样不时地向周围的人喷洒毒液。你是斯莱特林的冰王子,是斯莱特林的领袖。你骄傲,自尊。但你向哈利伸出的那只手,遭到了拒绝。这或许是你人生中第一次被拒绝。自此,你与哈利决裂。

   你的父亲没有将哈利的预言球成功地带给黑魔王,而是将它打碎了,从此,马尔福家族在黑魔王那里的地位一落千丈。随着卢修斯被关入阿兹卡班,铂金家族失去了她的铂金地位,你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也不复当日。为了家族的地位,你接受了黑魔王的标记,成为了他最年轻的食死徒。但整个五年级暑假以及六年级,你都处在一种迷茫与痛苦中。我猜你或许无数个日夜站在消失柜前,不曾合眼。家族的责任,伏地魔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义与黑暗的较量,让你承受的太大的压力。在桃金娘的盥洗室里,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是不是也在问自己一个问题——那还是我吗?我该怎么做?接近一年的痛苦和重压让你恐惧,你的泪流下,你的抽泣化为嚎啕,盥洗室是你的汪洋。当哈利看到你时,我想你马尔福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的狼狈被外人看到。你对他念出了不可饶恕咒,但我相信那是处于一种病态的本能,你的钻心咒没有念完。哈利的神锋无影击中了你,你在他面前倒在盥洗室的水中,倒在你自己的汪洋里。但他和你一样,或许根本是出于本能的反应,他甚至不知道那是黑魔法。他吓坏了,他犹豫。但你决绝。血从你的身下流出,染红了那片小小的汪洋,我甚至怀疑当时,你已经放弃了自己,你愿意溺毙在此,当做是自身的一种解脱。但斯内普救了你。

   你打开了消失柜,让食死徒进入霍格沃茨。你甚至除掉了邓布利多的武器,你离完成那个不可能的任务只有一步。只需要念出那句阿瓦达索命,你的家族就会重获新生。但你听从了邓布利多的劝导,你放下了魔杖,缓缓的。但是你的贝拉姨妈逼迫了你。你举起魔杖的手在颤抖,你的眼神在躲闪,你的脸色惨白。斯内普帮你结束了一切,他杀死了邓布利多,以帮助你的名义。

   在那个复活节的晚上,在马尔福庄园,你看着哈利的脸,你认出了他,但你说你不能确认,把他关进了地窖,而不是交给伏地魔。你放弃了家族最后的机会(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也为哈利最终战胜伏地魔打下了基础。

   战争的创伤终会抚平,就如同你臂上的黑魔标记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浅直至消失。马尔福家族依然富有,但纯血的信仰或许已经破灭。你娶了妻子,或许不是真爱,但是你至少拥有了一个家庭。在车站与哈利、赫敏以及韦斯莱的最后一面,那个点头,或许就成了永远。

   你的前半生,从某种程度上说可以是悲哀。你被家族牵制与摆布,在黑暗中度过了青春年华。在某种意义上,你甚至与哈利是同一种人,你们都在不合适的年纪里,担负着不合适的重任。你的心其实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你身不由己。从被冠以马尔福的姓氏开始,你就已经是食死徒。你的淡金发色如同你苍白的脸色,勾勒着你苍白而又挣扎的灵魂,描摹着你的决绝与孤独。

   你心向光明,却向死而生。从战争打响的那一刻起,直到结束,你的灵魂在折磨与死亡中早已干涸。

 

评论
热度 ( 1 )

© 柒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