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切我喜欢的、我在乎的、我爱的。

【呜喵】浮世·长生诀 04

私设如山


【今生 今世 缘起缘灭

   回首 已是 梦不觉

   盼 他日 续约 】


Chapter4 手串

那是一串手串。

红玛瑙质地的,阳光下反射着暗红色的光芒。

吴磊非常疑惑地看着吴亦凡把这串手串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甚至把每个珠子、每个珠子上的穿孔都转着看了几遍。

“吴……吴先生很喜欢这手串吗?”吴磊试探着问吴亦凡。

然而吴亦凡不答话,只是吧手串放在手上,反复摩挲着。一边的吴叔也好像变了脸色,皱着眉头打量,似乎在思索什么。

吴磊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干咳了几声,一边说:“吴先生要是喜欢,便……便送与先生。”一边在心里暗自算了算这手串的价钱,想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要拿人家的传家宝怎么着自己也要放点血才行,还是划算。

吴亦凡却突然抬起头,像是难以置信一样看着他:“你说你要送给我?”

吴磊心想该不会是找错人了吧这手串多普通啊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迟疑地应道:“对……对啊,我看吴先生喜欢得紧,这手串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是家父前年在西藏边境收旧货收到的,我看着好看,便一直带着。您若是喜欢便送与您,就当……是我给您的一点儿见面礼。”

吴亦凡听了,嘴角似是扬了扬,脸上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眼睛却死死盯住吴磊,吴磊被看得浑身发毛,仔细想了想着手串的来历,绝对合法没偷没抢,便也理直气壮了些,忍住了低头的欲望,也盯着吴亦凡看。直到吴磊觉得自己再被盯着看脸上都要被盯出两个洞来了,吴亦凡突然“呵”地苦笑了一声。

吴亦凡就像是突然被人击碎了他那副冷淡恬静的外壳,他那双仿佛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里突然布满了绝望,瞳孔仿佛失去了焦点。吴磊感觉那双眼睛虽然是看着自己,却仿佛是隔着自己,在看虚空中的另一个人。他像是崩溃了一般,向后踉跄了两步,吴磊见状赶快上前帮着吴叔扶了一把。吴亦凡的脸仿佛一瞬间失了血色,吴磊扶着他,感觉他浑身都在微微地发抖。吴亦凡抬起一只颤抖的手,苍白的指尖缓缓滑过吴磊的脸,吴磊感觉像是一块冰从自己脸颊上滚过,吴亦凡的指尖所到之处都泛起一阵寒意,在他十八岁的人生里,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的手会如此凉。

“……你不是他……你……你居然不是他……”吴磊看着吴亦凡的薄唇颤抖着吐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实在是疑惑到极点,“他……是谁?莫非……你认识这手串?”

吴亦凡却只是不停地摇头,似乎陷入到他自己的世界中去,喃喃地念叨着一个名字。

“阿恒……”

“阿恒……”

“你真的……生气了……阿恒……”

“原来……你真的不会回来了……”

“你……真的……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吴叔把吴亦凡整个人架起来,这对他这个年龄有些太勉强了,吴磊想帮把手,但被吴叔摆手拒绝了,“贵客自便吧,东家身体不好,我先扶他去休息。”说罢便将吴亦凡艰难地扶进内堂去。

吴磊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再看看外面这重重深院,落日的余晖已经逐渐消失在屋檐的一角,天色暗下来,这偌大的院子,竟空无一人,安静地仿佛一座空宅,不觉生出几分萧索和恐惧。吴磊心想,这金陵吴家,竟萧索至这般境地,那吴亦凡,他这么年轻,到底是怎么撑起这个已经风烛残年的家族?阿恒,又是谁?

吴磊突然觉得这座大宅子,就像一个迷,藏着许多的问题,那自己,到底要不要探究这个巨大的迷呢?吴磊长叹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正厅的门槛上,看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边。

哦对,还有自己的那串手串,还在吴亦凡手上呢。

暗淡的天色下,门廊上的大红灯笼,一盏一盏地缓缓点亮。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柒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