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切我喜欢的、我在乎的、我爱的。

【呜喵】浮世·长生诀 02

第二章依然废话一堆

以前没发现自己这么多废话

依旧私设如山


【他轻启年华的帧,

   画一笔残荷雨声,

   檐花湿尽西风回首,

   有暗香盈身。】



Chapter2 美人

用吴磊的话说,就是一个年迈的都可以当他爷爷的老头儿把他引进了正厅,给他端了盏上好的碧螺春,然后告诉他家主正在更衣,让他稍候片刻。

吴磊默默地打量了一眼这屋内的陈设,不由得感到心惊。从这盛茶水的茶盏,到这屋里桌椅,竟都是上了年岁的东西,能保存至今,放在别家都是当宝贝供着,这家可倒好,当家具就随随便便用了。吴磊不禁暗叹自己可能真的来对了地方,这家可能真的有什么好东西。

等着那吴家家主出来,吴磊顿时有一种“我某不是穿越了”的感觉。那人看着二十五岁出头,但是绝对不到三十岁,身形很高却很瘦削。吴磊自认为自己的身高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鹤立鸡群,这个人的身形却远在自己之上。虽是年轻,但吴磊却觉得这人的作风非常老派,明明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却穿一件月白色的缎面褂子,腰间挂一串不知年代的老翡翠,许是因为冬天的原因,手里竟然还揣一个紫貂皮包着的暖炉,被那老管家扶着坐上主位那把金丝檀木椅。吴磊瞅着他这一身竟都是价值不菲的料子,除了衣服,估计都是有年岁的东西了,不禁更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年代戏剧组,就差几台摄像机来个导演喊ka了。

那老管家扶着自家家主坐定了,便微微一鞠躬退了出去,还顺带着把正堂的门给带上了。门一关,吴磊才发现这屋子也不是完全不通现代气息的。只见屋顶吊着一顶做工精致的珐琅盏水晶吊灯,发出暖黄色的光,竟将这屋子照的通亮。与此同时,吴磊突然发现这屋子居然是恒温的,温度非常舒适,竟让他从进门之后一直没觉出冷热。

吴磊正出神地想着自己要不要掏出手机来看一下,说不定能搜到个wifi啥的,就听到那坐在主座上的男人轻咳了一声。吴磊赶紧收了心思,想着作出一副恭恭敬敬我就是来拜访一下的模样,又习惯性地挂起他那副吃遍上海男女老少贵妇名媛的人畜无害的笑,看向那个男人。

这一眼,吴磊后来想了想,只能承认自己当时半条魂儿都被勾走了。

那男子虽穿的老派,气质却一点不输。吴磊发现,之所以这身打扮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违和,是因为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仿佛是从老电影里复制出来的,他的行为、他的气质,让人觉得他就是那个年代的人,如果不是他的脸太年轻,吴磊觉得他说不定是个民国时期活到现在的文学大儒。吴磊看向他的时候,他正端起一盏碎纹青花杯,这人的皮肤雪白,十指修长,他微微侧身,左手自然端起茶杯,不紧不慢,仿佛吴磊不存在一样,将那茶端在鼻下轻轻嗅了嗅,而后以手掩面轻抿一口,这才从容放下,看向吴磊。映入吴磊眼中的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肤白胜雪,鼻梁精致高挺,上面架着一副金丝圆框眼镜,那镜片后,是一双似有春水荡漾的清澈的眸子。

美人。

吴磊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给一个男人作出这种定义。

但是吴磊认为那个男人绝对当得起这两个字。那是一种跨越性别的美感。从男人品茶到这惊鸿一瞥,吴磊发现自己甚至难以接受这是个男人的事实。但那是一种柔而不媚,清而不俗,甚至多了三分英气的美,吴磊想大概也只有男人才会有。

吴磊正愣怔中,就听那男人开口,出口的声音如钟鸣版低沉,却又多了一丝丝沙哑。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吴亦凡,是吴家现在的当家。我看了你递上的名帖,知你是上海来的同行。说来你也姓吴,我也姓吴,倒也是缘分。我本想着近日身子不爽,不便见客,却不想白白辜负了这缘分,还望你多担待。”

吴磊凝了凝神,不禁暗叹这人怕是混迹他们这一行的老油条,这么短短几句话,既表明了我是主你是客,今日我肯见你是我给了你面子,上去就让自己欠了他一个人情;而后又客套你几句,给足你面子,让你不至于太难堪。

吴磊端了端笑容,似是不介意或者听不懂的样子,随口回道:“在这一行早听闻金陵吴家的大名,我们可高攀不上,不过是小打小闹养家糊口,干这一行涉及的业务不齐,不过是走走货而已,可比不得您家代代相传,藏品无数,还有宝贝可以传家。”说罢还是笑着盯着吴亦凡。

吴磊其实是有些私心的,这番话出口,就亮明了意思:你也别和我打太极,你家干过的那些下地的勾当我可都知道,当然也就知道你家传家宝的那事,我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合不合作给个准话。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吴磊察觉到吴亦凡愣了一下。但也就仅仅是一秒,吴亦凡轻笑一声,开口道:“又一个。”吴磊却平白觉得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吴亦凡虽然是笑着的,那笑意却只挂在嘴角,那双眸子收起了之前的温存种种,竟闪过了一丝阴狠,而后便如一汪深潭,寒意刺骨。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柒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