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切我喜欢的、我在乎的、我爱的。

【呜喵】浮世·长生诀 01

第一章感觉为了交代背景废话一堆

私设如山

陈伟霆友情出演


【长安忆,重楼倚城隅;

   陌上雪,沉醉复又醒;

   早知如此相遇,不如不遇。】


Chapter1 任务

吴磊第一次见到吴亦凡,是在一座老房子里。

说是老房子,不如说是座标准八进八出老宅,座落在金陵古城正中间的地界儿,门前就是夜夜笙歌的秦淮河。在秦淮河畔已经开发成旅游景点的喧闹嘈杂中,这座大宅子就这么孤零零地杵在这儿,外墙上钉一块儿大红木牌子,上面烫金的大字写着:私人宅邸,请勿打扰。宅子从外边看,应该是近代以来就没再翻修过了,有一点残垣断瓦的破旧感,却保留了旧金陵那股子风花雪月和着炮火纷飞的味道。

吴磊是来金陵这边收老物什的。

他出生在上海,那也是个有历史有故事的地方。吴磊祖辈上做的就是朝奉,他爷爷在大清朝灭亡的时候接手了那一间小破店面,这一辈一辈发展下来倒也是搞出了不小的名堂,到吴磊父亲这一辈,说起来在上海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了。特别是因为祖上是朝奉,值钱的东西放在这手上掂一掂,是真是假值钱不值钱,心里早就有数了。这本事倒是没荒废,代代传下来,到吴磊这儿虽是因为好东西少了缺少实践经验,倒也是没断。这上海哪一家的有钱人又想着弄点儿什么带土腥气的老东西、旧东西,或是手里得了什么宝贝,都想着找吴磊的父亲瞧上一瞧,久而久之,吴磊摸得少,但看的也够多了。

说起来,吴磊今年也就十八虚岁,但是懂行的人都说这孩子真是他爹烧了高香得来的,生的唇红齿白一副好皮相且就不说了,最是那一双眼睛毒的很,过目不忘且观察入微。吴磊跟着他父亲过目了形形色色的古董字画,到这个年纪,一样东西摆在他面前,他只要瞄上一眼,是不是个宝贝,立刻就有了分辨。

吴磊这次来金陵,是因为他父亲接了个棘手的活儿。说棘手,是因为这客人想要一件东西,用吴磊父亲的话说,这怕是个“只应天上有”的东西。

那个客人想要的东西,是长生。

吴磊的父亲当时听到这两个字从那个客人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但他父亲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硬生生地把那股笑意压了下去,盯着那客人的眼睛问了句:“陈老板,你是在开玩笑吧?您看我这铺子,哪样东西能让您……让您长生?不如您去问问对面同仁堂?”

陈老板全名陈伟霆,香港人,看起来不像个简单的生意人。吴磊的父亲知道最近香港那边漂出去不少土里的东西,想这陈老板找上他应该也是想问问他有没有老东西,却不想他竟然想要只存在于神话的“长生”。

那陈老板听了吴父的揶揄却也不恼,只是摆了摆手,用极度不熟练的普通话说:“就是长生。不过,我要的,不是让人长生的那个东西,就是长生。”他本来普通话就说不利索,结结巴巴说出这么一句,吴父也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又问那陈老板“长生”指的到底是什么,他竟果断的回答说“不知道”。吴父这就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那陈老板认真的样子,倒不像是来消遣他的,可是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东西,这让人如何去找,况且仅凭着“长生”这一个虚无缥缈的名词,找起来旁人怕是要认为这人是个神经病。

吴父想了想,道那陈老板:“你只给我这么简单的线索,我的人怕是寻遍了大江南北也找不到啊。不如,您另谋高就?”

那陈老板却又摆了摆手,说:“不用大江南北,我要的那个东西,就在南京。”说着,拿出了一张年代相当久远的报纸,指着报纸边角上一个巴掌大的照片道:“找到这个,就找到了长生。”

吴父心里一惊,心想这香港佬怕是研究这东西很久了,难不成这世上真有“长生”?但吴父到底是老江湖,表面不动声色,只接过那张报纸仔细看了看。

报纸保存的相当不好,好多字都已经看不清,报上的照片也模糊不已,用放大镜仔细瞧才大概判断出这应该是民国二年的报纸,大版面上刊登的还是袁世凯。吴父仔细研究了一下陈老板指的那一块儿边角,发现报道的是金陵吴氏典当行的传世之宝。下面的小字内容已经模糊不清,配的照片上,模模糊糊看上去像是一串手串,只能看出大概轮廓,颜色、花纹一概判断不出。

吴父又仔细瞧了瞧,实在看不出什么,却总觉得这吴氏典当行有点奇怪,难道南京也有一家姓吴的做典当?把报纸还给了陈伟霆,吴父问道:“是串手串?”

那香港人一听便非常高兴:“吴老板果然是行内人!”吴父刚想谦虚一下,就听那姓陈的十分激动的自顾自说起来,说的快了港话都带了出来,大概意思就是给他这份报纸的那个老头儿(大概是他寻宝的军师),说这手串当初就是土里的东西。民国初期文物倒卖猖獗,那吴家人明面上做的是典当,其实暗地里是养着一群人下地的,当初那拨下地的人从一具没有丝毫腐坏的女尸身上顺下了这么唯一一件儿东西,听说东西离身的瞬间那女尸便“活了”,那帮伙计折了大半拼死才把这东西带回来,吴家人捂着这件事,却不知怎么走露了风声,说吴家出了让人起死回生的大宝贝。记者堵在门口,吴家人怕盗墓倒卖文物的事情败露,便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给女眷的传家宝,质地能让皮肤细腻,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不知怎么就被传成起死回生了。记者总不能呆在等着吴家看看美容养颜的功效,便只当是白来一趟,当作传家宝随意报道了一下,吴家人倒也是借着这一出儿,生生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只是这传家宝,总归是不能倒出手了。这件事瞒得过外人,到底是瞒不住自家人,那老头儿的父亲当时在吴家做事,正碰上那帮伙计捡命回来,大概知道了这回事儿。那老头儿的父亲不久之后就被吴家为了掩人耳目打发去了广州港口,但是却一直记着这件事,临终前和他儿子说了,才一口气吐净了去了。老头儿后来扫荡文盲的时候念了些书,识了些字,便到处找一些或真或假的书查资料,还真被他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些许眉头。据说是在一本志异古籍上提了一句什么“凤血凝石”,传说有让人长生的功效。他想了想他父亲提的那手串的特征,竟觉得有七分像了。这时候香港的文物热也开始了,那个老头儿便找上了他陈伟霆。但是他的人基本都在香港,一大波香港人来内地找东西怕是会打草惊蛇,这才找到了吴老板帮忙。

吴父听到这儿,心里已经暗流涌动,那女尸根本就不是“活了”,很明显是起尸了;至于这串手串,多半是大墓贵族常用的防腐珠,“起死回生”是误解,“长生”估计更是不可能,陈伟霆是个香港人,不懂大陆古代墓葬这些弯弯绕绕,那老头说什么他便信什么。但是既然要找的东西已经具体化到了那防腐珠做的手串,连地点都有了,寻找难度就更大大降低,这陈伟霆开的价这么高,吴父心里一合计,这买卖可以说非常划算了。

“既然陈老板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便帮陈老板一试!”吴父立刻应下了这桩差事。但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张照片实在是太模糊,复印出来的复印件几乎就是一张黑纸,他手底下的人,没有图怎么找东西。几乎是同时,陈伟霆和吴父想到了吴磊。

“不如令公子……”

吴父见陈伟霆开口,这门差事的合同也已经签了个七七八八,不愿意也只能勉强答应。

于是,吴磊就在看了那副照片之后,来到了南京。

 

而现在,他就坐在这座大宅子正厅的太师椅上,看着坐在主位那把老檀木椅上喝茶的吴亦凡。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柒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